主页 > 运势

滕王阁故事

时间:2019-10-15 来源:爆炸生活元素

我一向以为,在江南逶迤缠绵的细雨里,是生不出什么巍峨瑰壮的景色的。 

 直到有一天,在南昌烟雨连绵的晨起,在一片水雾朦胧中遇见它——临水而建,独立蒙蒙细雨中的滕王阁,我才发现,原来南地梅雨的温婉中,也可有这般瑰壮景色。 

 我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句中第一次见到它,那是王勃眼中的滕王阁。它华丽却不失风雅;高贵却又沾惹文气,在江南暖阳西下里婷婷屹立,像一个南地的温婉女子,与夕阳的橘光融为一体。 

 我想,在江南这种烟雨缠绵之乡,大抵只能生出这种温婉华丽的楼阁。相比起北国楼台的巍峨壮观,王勃笔下的滕王阁着实少了一份豪气,直到,直到有一日,在江南梅雨的季节里,我孤身一人,带着几分轻薄的看重登上它,才发现,在南地温婉的烟柳中,竟也可生出这份壮观瑰丽。 

 滕王阁临水而建,向远望去是朦胧的山郭,在一片烟云里显得极为不真切;由远及近而来,是浩渺的湖畔带着梅雨时分特有的水雾,那水雾飘散在鄱阳湖上,缠绕在湖畔的绿柳周围,在一片古意盎然中,竟透露出几分不真切来。这些南地特有的温婉缠绵的景物,却勾勒出一幅叫人觉得瑰丽壮观的画卷,它瑰丽却不柔弱,壮观却不粗鲁,直教人觉得这瑰壮景色组成的恰到好处。  

水雾将远处的山郭,近处的湖水烟柳,与楼阁联系在一起,在一片水色朦胧中,令人不由的感到几丝伤感。但这伤感却不同于登北地楼台的悲切,它是轻柔而叫人眷恋的,在闹市繁华里匆匆忙忙了这些年,总该找一尘嚣远离之地去让灵魂与思绪好好休息一下。 

 而这里,远隔尘嚣琐事,又因着是梅雨季节,故而几乎没什么人迹,在一片静谧中,延绵而生的是遗世而独立的轻松与惬意。楼阁间有一处尽题写着古时各朝代诗人的词句,署名处不乏为世人所熟知的诗人,比如说白居易、 杜牧、黄庭坚等。  

就这样,在南地梅雨的温婉与楼阁的瑰壮中,我的思绪渐渐飘远。从大唐到南宋,从朱明到满清,多少文人骚客在此处题诗作赋,只为滕王阁那恰到好处的美景。 

 王朝更迭,历史的风云变幻,滕王阁亦在岁月的浪沙中几经修缮,然而唯一不变的,便是一直以来诗人词客对他的赞美。世人皆知王勃的一首《滕王阁序》名满天下,殊不知他的另一首诗里面曾这样描写滕王阁美景: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朝迎南浦之云,南浦向来寓意送别地,也不知这滕王阁送迎过多少游子异客,收留过多少漂泊浪子,我不知我算不算一个,只是在尘世不知归程的求索中,此刻,南地凄雨中的滕王阁,的确给了我灵魂的一憩之地;暮卷西山之雨,西山雨,夜已近,在天色将暗不暗的傍晚时分,滕王阁送走了它的南浦云,于一片细细梅雨中珠帘半卷,宛如连着西山的雨。  

 然而历史的烟云驶过,曾经“滕王南北筑歌台,燕舞莺歌紫气开。 雀舸纳音珠角赋,画楼邀宴马蹄催。”的滕王阁,也终究只剩“佩玉鸣鸾罢歌舞”结局了。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闲云潭影曰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而今数不尽的春秋逝去,数十次王朝更迭,滕王阁从历史的深处走来,带着盛唐残留的繁华印记,以及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悲切,又渐渐朝历史深处走去。 

 我不知在这块古旧却底蕴深厚的木质地板上,留下过多少“虹裳霞帐步摇冠、细璎累累佩珊珊”歌姬舞娘的步伐,只是壁画犹在,旧唐景象却再难寻一二;文人骚客的词作犹在,而那些腹有诗书的人却已再难寻得,时间的浪沙冲过,终究是什么也不剩了,可却又是什么也留下了。槛外长江尤自顾自的流着,在南地艳阳天,在南地梅雨中,它不肯停歇,也从未停歇,连带着历史的风云,终究是从古驶到今,并朝着未来驶去。  

南地梅雨依旧在下着,江面上的水雾越发大了,连带着岸堤的翠柳也成了朦胧的景色,怪不得有词人称此为烟雨画桥。我凭着栏杆,窗疏处有细雨透过来洒在脸上,带来些许凉意,在南地温婉的景色里,在滕王阁瑰壮的画卷里,风吹云卷云舒,江水依旧在肆意流着,历史的风云亦从未停过。  

我曾想,滕王阁因王勃的诗句被世人熟知,可王勃又何尝不是因为它才一举成名,然而再大的才情,终究抵不过天妒英才的可惜。这个腹有浓墨的一代骄傲才子,终究英年早逝,将自己的魂魄丢在了清清江水中。我想,倘若他泉下有知,一定会随着涛涛江水来到滕王阁下的湖中,如此,也算是对自己的短暂却张扬的一生最好的交代。  

我想,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注定的,就像王勃与滕王阁的相遇,我与此刻江南的梅雨的相遇。那时王勃未能看到梅雨时分的滕王阁,却被漂泊至此的我捕捉,在远景江天一色的浩渺中,似乎那个说着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才子从史书中走来,他在说,自己被世人铭记推崇,纵然早早离世却也不算是草率一生了。  

滕王阁依旧在临水自照,依旧会有无数文人骚客,漂泊浪子登上它,发表自己浅薄的认知。滕王阁依旧默声在历史的风云中,等待着下一个为它写诗作赋的才子。而我,在匆匆一瞥中将它收入心底,而后匆匆离去,再度回到我的红尘里去。  

我想,不久以后,在江南梅雨的烟柳中,诗人登阁远眺,于山水一色间渐渐明了,滕王阁不止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还有烟雨笼翠柳,清雾环楼阁的瑰壮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