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园艺

泉州这个讲着9国语言的东南亚美食天堂,如今也要拆迁了...

时间:2019-06-06 来源:爆炸生活元素

点击上方印尼视角可订阅哦!

泉州华塑厂与华塑社区纪事。(原双阳华侨农场副场长洪木龙老先生提供)



州有一个“村落”,占地不到0.05平方公里,交错着15栋居民楼;户籍人口1300多人,运气好可以听到9种以上的语言。





这个地方叫做华塑新村,是整个泉州归侨最多的社区。





时间走得很慢



华塑很老,已经58岁了。但不管外界怎么变迁,它都宠辱不惊。



当年的华侨早已经抱上了孙子,可是小区里这些楼还是几十年前的样子。



和印象中的老旧小区不同,华塑没有杂乱拥挤之感。也没有逼仄的握手楼和一线天。


只有路旁的老树遮天蔽日,在这片宁静中上演着一岁一枯荣。



每个和阳光亲昵的下午,闽南语、普通话夹杂着东南亚各国语言的问候,是这里最常见的风景。


聊感情、聊生活——熟悉和陌生都融于其中。



新村里大多数归侨,都能做一手可口的东南亚菜,每到饭点,这里的香味都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充满了异域风情。




在小区的周边空地,种着许多东南亚香料植物,“种子是托亲戚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那样做出来的饭菜才正宗。”



华塑新村是泉州华侨文化的一个投影——归侨们讲着各国外语,吃着东南亚美食,骨子却是地道的泉州人。


但是这片祥和背后,却有着半个世纪前归侨们的一场亡命史。





从乱坟岗到村落



51岁的蒋先生,还记得父亲口中听说的那段逃亡史。



“父亲很早去了印尼,在那里工作,做点小生意。在那里有很多华人,除了我们福建的,还有广东的同胞。”


“那时,父亲常往家里寄钱寄特产。偏偏信件家书邮递走得最慢,祖母等父亲的信,一封要等好久。”



1960年,印尼爆发了排华浪潮,当地政府甚至实施了政策,逼迫华侨回家。


“我父亲当时因为生意上的小摩擦,被印尼商人打了。对方就是仗着当时那里社会环境,欺负人。但父亲说,自己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其他一些和蒋先生父亲同行的伙伴,已经有人遭到坑害,客死他乡。


大宝康号邮轮


“后来,中国政府派出邮轮接华侨归乡,父亲上了船,本来以为坐上邮轮就能安心了,谁想到印尼人还乘着快艇架着机枪扫射,轮船根本出不了港!”


蒋先生父亲乘的邮轮,叫做“大宝康”号,是当年直接受到印尼武装威胁的邮轮之一。


大宝康号船里的通铺


后来,中国领事提出抗议,印尼官方磨蹭半天终于放行了这艘轮船,7个日夜后,蒋先生的父亲回到了泉州。


同年从印尼归来的华侨有6万多人,而他们当中的一部分回到泉州,一砖一瓦地建起了华塑新村。



“小时候这里都是土房子,哪有这些居民楼!”华侨刚回来的时候,这里是一片乱坟岗,阴气重,根本没法住人。


蒋先生的父辈们,扛起锄头铲平山岗,搭起土坯房,再种上一些树。这片土地才渐渐有了生气。



“父亲后半辈子,基本没离开过华塑。他说他累了,这里就是家。”


华塑没有漂泊异乡的压力和焦虑,虽然小区并不大,但是它的怀抱却足够温暖。




新的开始




番茄看到华塑社区入口的公示板上贴着的公示文件,才知道过不久这里也要拆迁了。



对于拆迁,村里的老人家很是淡定的回答“拆就拆吧,只要人还是那些人,到哪去都一样。”



也许搬入拆迁安置房后,他们会失去自己亲手建起的石方楼;没了那些自己种的正宗原料,归侨们手里南洋料理也会变个味。



但是那份面对人生百态的气定神闲,却是流在他们血液里的。无论楼怎么拆,路怎么改,只要人还在,“华塑社区”就一直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