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素材

首届中国智能汽车“地平线杯”年度车型评选发布会 | 徐向阳:中国智能汽车年度车型评选符合中国本土原创需求 | 汽车评价

时间:2019-06-09 来源:爆炸生活元素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国家乘用车自动变速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  徐向阳


智能驾驶的本土化及其挑战


2018年1月5日,国家发改委公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的战略(征求意见稿)》,提出2020年,装有智能汽车驾驶辅助系统的汽车比重要达到50%,中高级别智能汽车要实现市场化应用。知名的汽车咨询公司IHS,预测中国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车辆在2035年将达到570万辆,美国则是450万辆。


2017年初,上海机动车检测中心调研了我国市场上385款在售的合资和自主品牌汽车,其中标配ADAS系统的车型占比为2.6%,可提供选装的车型占比为36.02%,具有辅助泊车功能的占17%,自动巡航占20%……2018年是智能汽车发展极快的一年,目前的数据比例肯定更高。



从研发角度看,国外研究主要在总部开展。中国自主品牌则采取对标的方式,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即关键的智能装置,如毫米波雷达、摄像头、激光雷达等等,其关键参数的选择和触发阈的设定,很多是参照国外的道路情况,这和中国有很大的区别。中国的交通路况非常复杂,在路面上的实际驾乘感受和国外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们在评价里,设定生理舒适度和心理舒适度的出发点。


从中国交通安全角度来看,我们的交通状况和欧美国家非常不同。混合交通状况,在欧洲、美国、日本基本不存在。此外,车速、档位的控制也会影响到驾乘感受。我们特有的交通和驾驶习惯特征,使外国智能车辆在中国来可能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对此,我们需要本土化的开发和评价。


2017年,武汉理工大学针对ADAS系统的FCW和LDW功能进行了用户可接受程度的调研分析。调研发现,驾驶人员对FCW的接受程度为87.7%,对LDW的接受程度78.4%。但是驾驶人员对高速路和快速路的接受程度很高,但城市道路的接受程度就很低。因为我们在城市道路上的驾驶习惯和国外有很大的差距,这就使驾驶员的生理和心理感受较差。如果智能驾驶的各种功能不能够符合中国复杂的交通状况,ADAS系统频繁或不断地干预,会造成驾驶人员对ADAS驾驶接受程度的降低,这对相关系统的推广是非常不利的,对整个产业的发展也是不利的,有必要进行测评。



关注消费者生理和心理的真实感受


围绕着自动驾驶的测评项目有很多,测试的层级也不同,国家标准、ISO标准等测试都是最基本的功能级测试,属于强制性标准测试方法,EURO-NCAP、C-NCAP、美国高速公路安全管理部门和iVISIT等,主要是测试智能车辆的性能,主要服务产品的研发和性能安全性的保证,属于性能级测评;更高级别的测评,应该是系统级测评,应该关注的是高级驾驶辅助驾驶和低等级自动驾驶功能系统性能的差异。本次测评方法就是把智能汽车测评提高到了系统级测评,是目前最高级别的智能汽车测评。


目前已有的评价项目,其评价方法都有局限,并没有把目前市场上运行系统的最主要功能都包含在测评里面,也不关注消费者在使用过程中的真实生理和心理感受。如果站在用户的角度,或者更全面的角度,我们应高度还原系统在真实交通环境中的表现,同把主观评价包含在内,特别是人机交互,只有这样才能把智能汽车评价推到更高的层次。



从测试内容和功能的角度来看,中国智能汽车“地平线”年度车型评选基本涵盖了目前量产车上搭载系统的全部智能功能,测试内容更完整。从测评方法来看,本次测评采用了管院长和吉林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长期研究的最新成果,将主观评价和客观评价方法有机结合,并从消费者角度,更加关注主观评价,关注消费者生理和心理的真实感受,使评价更能反映消费者的诉求。


总的来讲,中国智能汽车“地平线”年度车型评选体系是符合中国本土原创需求的测评体系。测评内容更全面,评价层更高级、更系统、评价维度更多,评价方法主客观结合,评测从消费者角度出发,立足于中国化、本土化的评价场景,遵循多维度评价的原则,对主客观评价进行了有机结合。



另外,中国智能汽车“地平线”年度车型评选活动还将促进智能汽车研发从用户到企业的C2B推动模式的发展。从行业角度来看,这次评价还将引导汽车消费和服务的升级,并能促进整个国内智能汽车行业的发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