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简历

急诊故事系列16:机车少年

时间:2019-10-15 来源:爆炸生活元素

 1  

      12月22的时候,我给一个熊孩子右内踝的伤口拆线,结束了他妈、他和他二爹半个月来的噩梦。我就想,该写写点文章纪念一下。

      熊孩子是在月初冷空气降临的深夜,坐着机车在城乡结合部出的车祸。现场一辆250cc冲一辆小汽车副驾驶车门撞烂得亲妈都不认识,车主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一个正常在路上行驶的老司机,怎么就成肇事者了。

       载着少年的骑手听说伤得更严重,已经被先到的救护车拉走了,留下他一人在风中翻着白眼抽搐,嘴里叨叨念着后面有人要追杀我。我看着少年鼻青脸肿,左手还打着石膏,摸哪哪疼,问他车友这哥们的手怎么回事,答说上星期摔骨折的。我一听,哥们骨折还出来彪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抬回医院吧。

       一路上,我尝试着解锁少年的手机,奈何电量为0。到了医院后充电5分钟,终于开机,问他开机密码,一直抖着身子翻着白眼,没办法尝试着指纹解锁,十个手指试遍了都打不开最后才发现是用脚趾头指纹加密的。我一边打电话协调打开绿色通道一边夸奖熊孩子果然是不走寻常路的人,然后安慰他这点小伤痛死不了。等打开手机,我完全炸了,这特么什么手机,电话、微信的图标完全照不到,最后是让他陪过来的同伴拨打他电话,等屏幕出现接电话的界面才知道怎么用这娃的手机。

      手机可以使用后,是蔡医生负责沟通的。小蔡同志的沟通比较硬核,找了电话本里一个“妈妈”的打过去,接通后第一句话就是:喂,你儿子出车祸了……我当时忙着开医嘱,听着这电话脑补:请速转钱到这个帐号……

     小蔡医生速度杠杠,通知完电话本里的妈,又接着打爸爸,问题来了电话本里标着爸爸1,爸爸2。爸爸2说他正和熊孩子妈过去,爸爸1说我在重庆丫……万幸小孩的检查只是眼眶骨折,至于全身发抖翻白眼都是自己吓的;差不多做完检查,小孩的父母到了医院,我的口头禅就飙出来“人没大事,等康复回家再去揍,……麻烦把医药费结了”。孩子的妈说要等他重庆的那个爸爸汇钱过来,这话听的我脑子转了几个弯才想明白。

   2 

      9月的时候,也是某个凌晨,接报在某公园看到跨海大桥的路段有车祸,司机沿着公园东南西北四个门绕了一圈连个屁都没见着,报警电话又是12位数的根本打不通。本着负责的态度上大桥多绕5、6公里,结果真的在对向发现车祸现场——日你奶奶个腿,明明是大桥上看到公园的路段偏偏说成公园看到大桥的路段,白白浪费了半小时。现场4个少年,两台鬼火飞到对面隔离栏,两个少年躺地上呻吟,路政人员小心翼翼的看护着。我和指挥中心要求再派一台车后,挑了个看起来重一点的抬走,留下路政人员在风中凌乱。小孩大概16岁年纪,一样的血呼哈啦一样的检查完没什么大事,他事后跟我回忆7块钱的珠江喝后开车,感觉就跟换了95的汽油,沿着大桥的中线,用双脚感受油门轻微的游动,把握缸内燃烧最剧烈的一刹那,在飞起的瞬间,他说原来还有另一种世界观。当时我听他说的妙趣横生,回头淡淡地跟他爸说医药费3200。

  3 

      2018年元旦的时候,我在凌晨睡眼惺忪地出来巡游,在某个繁华路段的犄角旮旯处见到两辆摩托车,一辆倒地,一辆上边坐着两人,倒地那骑手一侧嘴角豁开一直延伸到耳根,不禁令我想起潘神的迷宫里男二号自己拿大勾子给自己缝嘴巴的场景。

      我冷着脸问另一台车上两人,说人是不是你们撞的,其中一小男孩委屈的说“医生啊,我们是学雷锋做好事路过发现的”。伤者摔的迷迷糊糊一问三不知,手机也摔的稀烂,还是赶到医院的交警取出电话卡后联系到家属。小孩子的爸爸到了医院后也是懵的— —你丫不是在深圳上学,怎么跑回家来出车祸。我和孩子的家长简单的港一港,人没生命危险,肋骨断了6根但不用手术,门牙这一片的牙龈和柏油路摩擦掉一半到时要去专门的口腔科看,嘴角豁开一个口子缝了一小半还要接着缝。中间有个小插曲,病人因为烦躁不安我把家长喊进来帮忙按住,他爹因为接受不了儿子变成这幅丑八怪样和晕血直接昏过去。缝到最后,牙槽和下颌间还有一大条裂缝没法缝,我就跟讲故事到最后跟观众说我编不下去一样和孩子他爹说剩下的没法缝先用纱布塞起来等口腔科处理吧……我不知道这倒霉孩子最后能长回原来几成样子。

   4 

      再往前是15年的中秋夜,一个万家欢乐的日子,半夜在隔医院两条街的路口,四个熊孩子从距离市区60多公里的镇上开个鬼火来喝酒,喝高后迎着红灯直接撞到一辆正常行驶的小汽车左后门,我当时也是生猛四个一口气拉回,于是那晚整个医院鬼哭狼嚎。车主倒霉催的先垫付了四个活宝的检查费用,两个掌骨骨折,一个脑干出血,一个肱骨骨折。

       从三五成群到单骑走千里,在机车少年的圈子里,从不缺少前赴后继作死浪子。那没有三元催化器掩盖的直排声浪,是他们对这个社会高举的理想主义大旗;荏苒冬春去,我依然能在街头见到这些少年的身影,时不时来个龙抬头的杂耍。但是我知道其中的危险— —抬好了一飞冲天,抬不好驾鹤升仙。也许当年受过伤的这帮小孩,已不再耍车,回忆起那年受伤的经过,他们会说那是一场含泪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