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时间:2019-03-27 来源:爆炸生活元素

蒙古大军和钦察人乃至斡罗斯(罗斯,即俄罗斯,但需要指出当时现代俄罗斯民族并未形成)人本来并没有交集,蒙古大将哲别(Jebei)和速不台(Subutai)率领的大军本来的目标是为了追击花剌子模国王阿拉乌丁·摩诃末,前面谈古论金曾经提到过,在这支蒙古大军渡过阿姆河西进之后的1220年12月,走投无路的阿拉乌丁·摩诃末就病死在了里海中的一个小岛上。

既然阿拉乌丁·摩诃末已死,哲别和速不台从成吉思汗这里接受的军事任务本应该就此告一段落,可是他们这支蒙古大军却并没有停止进军的步伐,而是继续向西向西,把原本的追击变成了一种带有侦察意义的长途行军。

之所以哲别和速不台在任务告一段落之后依旧侦察前进,那是因为当初在1220年春,成吉思汗命令他们追击阿拉乌丁·摩诃末的时候,曾经嘱咐他们说:

你们可以在三年内结束战争,然后从钦察草原回到蒙古草原上来。

哲别和速不台是成吉思汗的心腹爱将,自然理解成吉思汗的用意,其实就是要他们在完成对阿拉乌丁·摩诃末的追击之后继续实施战略侦察,进而了解西亚、东欧的一些情况。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哲别和速不台西征示意图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速不台等蒙古将领

这一战略目的固然也可以说是成吉思汗的总体战略构想,但某种意义上又是模糊的朦胧的,所以哲别和速不台的兵锋有点无问东西的路子。

他们先袭掠波斯(今伊朗)各地,蒙古军先后攻取波斯南部包括剌夷城(今伊朗首都德黑兰南)、库木(今伊朗库姆)在内的众多城市,据说,以玻璃工艺品闻名于世的刺夷城被永久性摧毁再未恢复过来;什叶派中心库木亦被毁;赞章(今伊朗赞詹)被洗劫;哈马丹(今伊朗哈马丹)投降并交纳赎金得以幸免;……之后哲别和速不台便引军北上,开始了对高加索山脉南北地区和今俄罗斯南部的进军。

1220年冬天,哲别、速不台率领的军队进逼阿哲尔拜占(今阿塞拜疆,也包含今伊朗的一部分)都城帖必力思(Tabriz,今伊朗大不里士,东阿塞拜疆省首府)。阿哲尔拜占的统治者阿答毕(原意是太傅,实际上就是国王)月即别和花剌子模国王阿拉乌丁·摩诃末一样畏敌如虎,在蒙古军队还没有到达帖必力思之前就已经远远遁走——这位月即别就是之前谈古论金在介绍札兰丁时候提到的后来他妻子果断抛弃他与札兰丁结婚的那个阿塞拜疆国王,虽然武大郎得稍微惨了点,但他懦弱无能不能保国而又居于国王之位,也多少属于活该——群龙无首的帖必力思城中的贵族官僚献出大量金银财宝请和,于是蒙古军从帖必力思城撤军,来到里海西岸水草丰美的木干大平原(今阿塞拜疆东南部穆甘平原),在那里安然度过了一个几十年不遇的异常寒冷的严冬。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阿塞拜疆地图

严格来说,哲别和速不台率领的蒙古军队并没有明确的作战意图,他们与谷儿只(格鲁吉亚)人遭遇,就是为了寻找驻冬营地而发生的。结果,双方展开了梯弗利思(今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之战,蒙古军利用当地复杂的民族和宗教矛盾招募了一支由突厥人组成的前锋军,通过诱敌之计,只在数小时后,数万谷儿只军队被打得大败。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格鲁吉亚地图

一年之内,蒙古军队扫荡了波斯,迫降了阿哲尔拜占,击溃了谷儿只,有了一个相对稳固的后方,他们即翻越太和岭(今高加索山脉),进入北高加索东部。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高加索山脉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高加索地区地图

当时,北高加索各部组成联军抵御蒙古大军,哲别和速不台遣人带着包括金银财宝在内的厚礼对钦察部落首脑说:

我们和你们是同一血统的突厥-蒙古人,出自同一氏族,而阿兰人是我们的异己。让我们缔结互不侵犯的协定吧!你们想要金子、衣服,我们给你们,你们将阿兰人给我们留下吧。

所谓阿兰人是黑海东北部草原一个古老的游牧民族,其中的很多部分都在民族大迁徙(376~568)的进程中迁往西班牙和北非,留在故地的就是现在高加索奥塞梯人的祖先。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阿兰人骑兵

蒙古人就这样采用财物加忽悠的谋略,分化瓦解了敌人的联军,趁机进攻孤立无援的阿兰人,大获全胜,之后又继续乘胜追击,攻下北高加索许多堡垒—— 后来在1239年,窝阔台汗率师彻底征服了阿兰部落,1253年,蒙哥汗派人搜括阿兰人户东迁,组成所谓“阿速军”,在蒙古军队中服役,他们被称为“碧眼回回”或“绿睛回回”,在当时是色目诸族之一,这是后话,暂且不多说了。

之后,蒙古军队开始进攻自以为从东方人身上捞了大便宜、沉浸在“和平”气氛之中的钦察人,钦察人本身也是善战的游牧民族,经常袭扰罗斯人,但此时在高度组织化的蒙古军队面前只能节节败退,原先在钦察草原(黑海北滨的草原,阿拉伯作家称为库曼尼亚)上游牧的钦察人被迫向西迁移到了勒河(伏尔加河)河和涅卜儿河(第聂伯河)一带。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蒙古第一次西征军兵士复原图

太祖十八年(金元光二年;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春,追击钦察人的蒙古军队来到了克里米亚半岛,他们再一次打败钦察人。屡战屡败的钦察人于是只好向斡罗斯的王公们求救。

斡罗斯原先的基辅国家从11世纪就开始解体,到了此时,斡罗斯全境存在着无数存续着松散关联系的小公国,日常的内斗和撕逼是家常便饭,但是,面对蒙古大军的威胁,他们终于组织起一支人数众多的联军,联合钦察人一起对抗蒙古军。

即使不完全按照中世纪的标准来衡量,罗斯各小公国能够动员起一支人数几乎达到100000人的联军参与战事也是非常惊人的一件事。

现在的情况是,罗斯联军100000人,养精蓄锐,以逸待劳,哲别与速不台率领的蒙古军不到30000人,经过常年征战,比较疲惫,总之,罗斯联军可以说是蒙古军面前的一个前所未遇的劲敌。

当然,罗斯军存在着先天的缺陷。各罗斯公国的军队其结构组成比较类似,即王公的亲兵队(boyar)骑兵作为核心的和相对处于协同地位城市千人队,除了重装骑兵之外,其他的士兵训练不足,不能算是职业军人,而重装骑兵的装备和战术,也有和时代脱节的地方。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罗斯重骑兵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罗斯步兵

此外,罗斯军队虽然有盟主性质的统帅基辅大公,但是各公国的王公各自为政,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枢纽。

再看蒙古这一方面,哲别、速不台决定诱敌深入,寻机决战。

哲别、速不台之所以采取这一方针,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撤退以选择有利地形,以便发挥蒙古军骑兵的特长,在决战中歼敌;

第二,涅卜儿河(第聂伯河)流域相对较为贫瘠,而顿河下游则是富庶的产粮区,蒙古军可以就地解决人的给养和马的饲料,能够转而以逸待劳;

第三,罗斯联军越往东推进,后勤补给越困难,战斗力越削弱,这也是有利于主客之势的转换;

第四,尽量拖延决战时间,有利于此时位置在里海之东的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率领的援军赶来协同作战。

于是,哲别和速不台首先派出1200里加急的骑马信使前往术赤处要求派兵援助;其次以小部分兵力与敌人保持接触,掩护主力东退到顿河以西地区集结待机决战。

主将之一的哲别本人亲自率领2000人前往诱敌。

在涅卜儿河畔,身上无甲的蒙古骑兵箭手在河东岸纷纷向罗斯人射箭挑衅。前面说过,罗斯军队的主力是重装骑兵,眼看敌人无甲,感觉有了吃豆腐切西瓜的机会,于是不假思索便渡过第聂伯河,与蒙古军接战。不出所料,蒙古前锋被“轻松击溃”,要说哲别也是下了血本,这次假败中还有蒙古军将领受伤落马被俘,罗斯人大喜,将俘虏交给钦察人杀了。

这次小胜使得罗斯人更加轻视陌生的东方敌人,在他们看来,钦察人都是孱头,所以才会被这些蒙古人打败,而蒙古人和钦察人比更是弱鸡,很快就会被自己全歼。

于是,100000人的联军全军渡过涅卜儿河,主动寻求与蒙古军队决战。

在罗斯大军抵达卡尔卡河(Калка,今称卡利奇克河Кальчик,是卡利米乌斯河Кальмиус的支流,流经今乌克兰顿涅茨州境内)之后,罗斯诸王公发生意见分歧,加利奇公国公爵『大胆的』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等斡罗斯王公和钦察人的联军一起涉过卡尔卡河,其余的罗斯军队则停留在河西岸。

等到罗斯军队过河,蒙古军队突然变了模样,展现出之所以能够纵横欧亚的惊人战斗力,他们先从原先的手下败将右翼的钦察人这里入手攻击,钦察人在蒙古军意外的反击面前不堪一击,丢盔弃甲,夺路狂奔,他们的溃退冲乱了罗斯军的战斗队形。蒙古军进而发起左翼和中路的全线冲锋,罗斯军在蒙古骑兵的强力冲击下溃不成军,阵型完全被冲散。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罗斯军全线崩溃,其指挥切尔尼希夫大公当场阵亡

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公爵有所谓“大胆的”的称号(又被称为“勇王”),此时却逃得最快,他抛弃了部下,单人匹马逃回对岸,并自作聪明地将卡尔卡河上的舟船全部烧毁来防止蒙古军追击,结果使那些没能及时过河的王公和将士全部落到了蒙古人手里。

罗斯士兵肩并肩排成人墙紧密地站在一起,此时已经处于劣势的他们只有下定决心保持战斗队形不被打乱,才能有一线希望。但是,蒙古骑兵从容地在罗斯人武器的射程之外停了下来,在那里向罗斯步兵方阵万箭齐发,罗斯士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地战友纷纷中箭倒在血泊之中,谁死谁活,不过是一个概率问题。他们根本无法反击,最终全军覆灭。

激战正酣之时,扎营在卡尔卡河对面的高地上的基辅大公姆斯季斯拉夫·罗曼诺维奇和其它王公目睹这样的屠杀,却稳如泰山按兵不动——姆斯季斯拉夫·罗曼诺维奇其实就是姆斯季斯拉夫·姆斯季斯拉维奇的叔叔,也正是他参与拥立的,但此时却因为种种原因居然隔岸观火作壁上观。

但是,将东岸罗斯军和钦察军全歼的蒙古军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哲别与速不台用皮囊等工具渡过狭窄的卡尔卡河,包围了剩余的罗斯军,发起了猛攻。罗斯军在拼死抵抗了3天之后,以基辅大公为首的罗斯军队在获得蒙古军的他们可以保全性命的许诺后便缴械投降了。

多达100000人左右的罗斯联军就这样全军覆没,据不完全统计,罗斯联军方面共有6个公爵、70个贵族阵亡,主帅基辅大公姆斯季斯拉夫·罗曼诺维奇成为了蒙古人的俘虏,不久,哲别和速不台根本没有理会保全性命的承诺(蒙古人的理由是罗斯人当年杀死使者,犯错在先,这当然也是一种强盗逻辑),将其和他的两个女婿一起处死——理论上他们享受了和所谓高贵身份对应的“不流血而死”,但实际上死得极其凄惨,因为他们是被蒙古人用毡毯包裹塞进帐中的地板之下,然后蒙古人整夜在上面喝酒唱歌,慢慢地、残酷地将他们压死。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这个原本作为高贵敌人待遇所谓的不流血之死真是要了罗斯王公的亲命了

投降罗斯士兵也基本上都被杀死,俄罗斯史籍《诺夫哥罗德编年史》1224年条目中有这样的记载,最初派出去与蒙古军作战的大量士兵,

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回到了家。

自从“民族大迁徙”期间匈人攻击欧洲以来,这是亚洲的武装力量第一次入侵欧洲,并彻底歼灭了一支人数众多的军队。

卡尔卡河之战本身也成为诱敌深人,各个击破的歼灭战的典范而载入了史册。

但是,毕竟哲别和速不台的这支蒙古军西征己经4年,跋涉几千公里加上连续作战使其疲惫不堪,后勤保障不足,也有一定数量的减员,亟待休整补充。因此,取得卡尔卡河之战胜利的哲别和速不台下令撤军回东方。

火星撞地球,蒙古遇罗斯:那场载入史册的卡尔卡河之战的来龙去脉

蒙古军如同一阵旋风一般突如其来,又如旋风一般席卷而去。

在罗斯人看来,蒙古人的消失与他们的来临同样突如其来,也同样莫名其妙。由于这一次蒙古人并没有留下来占领土地,而是不惜万里跋涉返回故土,罗斯王公和钦察人都想当然地认为,鞑靼人永远再不会来了,于是他们便又重新切换到了之前内斗三六九、撕逼天天有的模式。

以卡尔卡河之战为代表的第一次大败并未对罗斯的历史进程产生深刻的影响,因为第一次战役没有立即产生政治后果,但是,与罗斯人认为的“鞑靼人永远再不会来了”不同,他们在不久之后还会遇上蒙古人。